中国政府网 | 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 | 湖南省政府门户网站

行走在那一片灯火阑珊处 “法润三湘·民革同行”事实孤儿志愿者联合帮扶走访侧记

湖南省监狱管理局 发布时间:2020-07-27 10:07 【字体:

    “法润三湘·民革同行”事实孤儿志愿者联合帮扶走访活动因疫情突至而被搁置半年。当阴霾渐渐散去,繁荣生机又落中华,北京明伦公益基金、湖南省女律师协会、湖南省未成年犯管教所便迫不急待地按下了“小海豚关爱成长计划”的重启键。

因为是联合走访,涉及三个单位,各项准备工作纷繁复杂。省女律师协会会长刘彦和省未管所相关负责人多次沟通交流,将二十几名志愿者凝结在一个同心圆里,大家怀揣爱心,满载热情,向着那一座座层峦叠岭、一条条潺潺溪流,去看看那流光溢彩之外的人间烟火,去看看那一片灯火阑珊处的闪烁眼眸。

眼泪是无色的,可是在它滴落在脸颊的时候,又能看见绚丽的色彩。


省女律师协会会长刘彦(左一)与省未管所副所长邹湘柳(右一)看望罪犯未成年子女

七岁的小女孩小歆很瘦,皮肤有点黑,穿着一条红色的连衣裙,怯懦地躲在奶奶身后,不说话,一脸木然。不速之客的到来,也许在她眼里并非那么友善,尽管我们进门时并未穿着警服,尽管我们脸上绽放着善意的微笑,可是天然的防备感,犹如一堵冰冷的墙,重重地阻隔着我们与她的距离。奶奶忙前忙后地倒茶,她仍然只是紧紧跟在奶奶身后,不愿与我们交流。我们只好坐下来,先跟爷爷奶奶交流。见屋子里的气氛稍微缓和了起来,她才慢慢地探出头来,我们伺机一问:“小歆,你想妈妈吗?”瞬间,她眸子里闪过一丝光亮,但并不回答,同行的欧阳警官抚过她的头发:“我们带来了你妈妈给你写的信,念给你听好不好?”她望了望奶奶,才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小歆父母都在服刑,三岁时就交由爷爷奶奶抚养,四年多来从未见过妈妈,也未通过电话。在她幼小的心灵里,妈妈的模样是那么朦胧而遥不可及。她也许并不知道妈妈在哪里,但她对母爱的渴望从她那眼神里流露无遗。

妈妈的信写得十分真挚,我们在车上就感动了良久。给小歆读信时,我的内心又再次泛起一阵酸楚,母爱,是天底下最藏不住的温情。小歆认认真真地听着,就像怕漏掉哪个字,再也捡不回来一样,最后,她那盘旋在眼眶里的两颗泪珠,还是涌了出来。

临走,我们尝试着问了小歆,能不能跟妈妈说一句话,录在手机里带给妈妈。原以为胆怯的她会给我们一个摇头作为回应,没成想她却轻轻地点了点头。这一次,不需要奶奶鼓励的眼神,她对着摄像头,用似乎只有她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,说了我们听她讲过最长的两句话:“妈妈我想你,你快点回来……”

总以为家徒四壁的境况早已离我们这个时代远去,殊不知是我们停留在自己的世界里太久太久,久得让我们心中的悲悯都已无处安放。


志愿者为松松播放妈妈的视频

前往松松家的小路盘旋曲折,虽然已用水泥硬化,但正好只容得一辆车宽的单行道仍然考验着司机的驾驶技能。到了约定见面的地点,映入眼帘的是一座精致规整的二层楼房,白色的外墙砖在夏日艳阳的炙烤下闪闪发亮,庄重典雅的朱红漆大门透射出新时代农村生活的蒸蒸日上,引得我们面面相觑,这难道是困难家庭,会不会搞错了?带我们进村的镇司法所熊所长看出了我们的尴尬,笑着说:“不是这一家,是旁边那一户”,顺着她指的方向,我们才发现旁边还有一间破败的小平房。

小平房的主人是松松的外婆,因事先联系,她把松松从幼儿园接了回来,正在家门口等着我们。屋外骄阳似火,屋内却有阵阵潮气,平房仅两小间,堂屋和卧房,上漏下湿,唯一的电器是一台有些年头的电冰箱。搭在外面的一个偏棚算是厨房,灶台是用一个废弃的油桶做的,另一边堆了好些柴禾。今夕何夕,此情此景竟让我们有了一种时光回转的感觉,若非邻居那栋楼房的醒目,还以为回到了上个世纪。

但是胖墩墩的松松却让我们惊喜了一番,鲜艳的黄色T恤衬托着白白的皮肤,用一脸纯真灿烂的笑容欢迎我们,蹦蹦跳跳,活泼开朗,看着很难与事实孤儿关联起来。而让人揪心的现实却是:父亲在他出生后不久就因车祸去世了,五岁时,母亲以身试法身陷囹圄,只能跟随改嫁的外婆到了另一个陌生的家。继外公常年在深圳打工,寄回一点生活费给这相依为命的两婆孙。

妈妈录制的视频很短,播完后松松央求我再放一遍,外婆也站在了松松身后,第二遍打开视频,我转身看看外婆,泪水已挂了满脸。我把松松母亲写的信递给外婆,她伸手接过,一边拭着眼泪,一边朝我挤出一丝为难的笑容:“我不识字”。于是我帮她打开信,念给她听,字写得很清秀,对母亲和儿子的思念及愧疚之情跃然纸上,外婆再次潸然泪下,喃喃道:“他妈妈读书时成绩一直很好,也非常懂事。可自从孩子的爸爸发生意外,她就像变了一个人。”

松松拆开我们带来的礼物后欣喜不已,这是一本低学龄儿童的写字贴,他拿起笔急不可耐地在字贴上写画起来,一页,两页,三页。“喜欢写字吗?”,“喜欢”,“你答应阿姨,每天坚持写字好不好?”,“好”。于是我们便不再作声,默默地伫立欣赏,全世界寂静下来,仿佛只听见笔尖划过纸面的声音。

我们悄然离开时,松松头也没抬一下,依然聚精会神地“奋笔疾书”,那歪歪曲曲的几行简单的汉字,却深深地刻在了我们的心里。

车辆行驶在逶迤起伏的十八弯山路上,即使是老司机也必须小心翼翼才能确保安全。车窗外掠过一幅幅崇山峻岭的秀丽之景,薄雾缭绕的氤氲之境。

书上常说:人生是一条崎岖曲折而又风光旖旎的路,别太在乎目的地,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和欣赏风景的心情。

可是此刻,我还真没有欣赏这风景的心情。因为,我们在乎的正是目的地——一个距离县城百多公里蜿蜒山路的小乡村。


志愿者与小宇合影

参加过之前走访活动的志愿者说,跟以前比起来,这两年农村的变化很大,最明显的变化就是路好走了。山区的硬化路面竟然都延伸到了每一户乡村人家,我们的车也一直开到了位于山沟沟深处的小宇家门口。村支书介绍说,这条路是去年才花了四百万修好的。这里的村民原来都住在山上,挑担米上山都要一个多小时,前几年在政府的扶助下,才陆陆续续搬到山下来。现在国家的扶贫政策好,今年又是三年扶贫攻坚战的收官之年,农村的贫困面貌已经大有改观,农民的获得感还是很强的。

小宇没有父亲,就连外婆也不知道他的父亲是谁。在他不到一岁时母亲锒铛入狱,外婆把他接到了身边,这些年靠着继外公在镇上的建筑工地打零工和政府的补贴生活。

外婆每年都会带着小宇去监狱探视他的妈妈,隔着厚厚的玻璃,小宇并不习惯拿着电话机与妈妈讲话。他不喜欢那一层透明的阻挡,在他幼小的感知里,那一边的怀抱一定比外婆的臂弯更加温暖。他用肉嘟嘟的小手使劲敲打着玻璃,说要把玻璃敲碎,把妈妈接出来,里面穿着囚服的妈妈却只能不停地流眼泪。

小宇递给我一张从图画书上撕下来的纸:“你给我折一个电话机好吗?”他用澄澈的眼神期盼着,但我还是留了一个小小的心眼:“我不能帮你折,但我可以教你折,你学会了以后就可以自己折了,好吗?”“好”。纸电话折完,他拿着反复端详,乐不可支,得意地在外婆面前炫耀,“外婆你看,我折的电话,我给妈妈打电话。”

那你再教我折个飞机,再教我折个大船,再教我折个燕子……”一张张纸递过来,如同递给我一件件精致的礼物,充满童趣又让人倍感心酸。我用力翻腾出我那封存了多年的童年记忆,尽可能折得惟妙惟肖,希冀能点亮一盏已远离母爱太久的心灯,即使这灯光如此微弱。

灶台上的锅里煮着菜,外婆往灶里再添了几根柴,继续跟我们唠叨这些年的含辛茹苦。小宇和志愿者们打成了一片,屋里屋外嘻戏逐闹,一停下来就会像牛皮糖一样黏在志愿者的怀里。

我和同事换上警服准备照相,小宇一下子愣住了:“你们好像警察呀”。而我也怔住了,几天来与这些孩子的亲近,似乎都快忘了我这个警察叔叔的身份,一时竟无言以对。欧阳摸摸他的头说:“我们就是警察,警察是专门保护小朋友的。”小宇似懂非懂地瞪着晶亮的眸子。

有时候,一盏灯的光亮,就是暗夜里的一轮太阳;一颗心的温暖,就是洒向那一片灯火阑珊处的希望。

短短三天时间,省女律协与未管所共25名志愿者分四组奔赴全省13个地州市18个县市区,行程5881公里,帮扶走访事实孤儿21名。其间舟车劳顿,马不停蹄自不必言说,欣慰的是全程一帆风顺,一路平安。

走访得到了各地政府和司法行政部门的大力支持和协助,意想不到的是一名当地的司法所长得知我们的来意后,连夜给帮扶对象正在服刑的母亲写了一封信,告知她安置政策,鼓励她好好改造,消除其后顾之忧。这让我们感动不已。

同时我们也发现,近两年随着农村经济的发展和生活条件的改善,这些事实孤儿对经济上的需求已不再那么迫切,他们更需要改观的是成长环境。因为父母关爱缺位、家庭管教缺失、隔代抚养弊端等现实问题,大多数孩子都会有一种显而易见的自卑感和被遗弃感,表现得或过度内向,或过度顽劣。令人欣慰的是,政府及有关部门已经开始关注这个特殊的群体,尽力解决他们存在的困难。而监狱的使命则是将罪犯改造成为守法公民,让他们早日回归家庭,承担起为父为母的责任,只有完整和谐的家庭才是孩子健康成长的避风港和主阵地。

归途中,池塘里成片的莲叶掀起一阵阵碧浪,荷花迎着微风翩翩起舞,婀娜多姿。这正是: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。

(注:文中未成年人均为化名)


行走在那一片灯火阑珊处 “法润三湘·民革同行”事实孤儿志愿者联合帮扶走访侧记

1307864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