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政府网 | 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 | 湖南省人民政府网

追忆张维康:昏迷近90天,他终究还是没有醒来

湖南省监狱管理局 发布时间:2019-03-12 【字体:

  2018年11月22日,深夜11点多,刚刚在监管区执行完督察任务的张维康,正在休息室里准备接下来的零点督察工作,突发脑溢血,猝然倒下。

  近90天的昏迷,亲人日以继夜的守护,战友披心相付的祈愿,终究没能唤醒他……他离开了,没来得及挥手告别,没来得及道声珍重。

生命定格在50岁,战友含泪送别

  张维康,1969年12月出生于湖南望城。1991年7月毕业后分配至湖南省第一监狱质检科工作,1999年12月正式录用为监狱人民警察。在赤山监狱工作近三十年,曾任三监区监区长、法制科科长、政治处第一副主任等职务,多次被评为“优秀共产党员”“优秀公务员”。

  洞庭水呜咽,沅澧共含悲。2019年2月16日上午,听闻张维康离开的消息,赤山监狱500多人的微信群里氛围格外凝重,自发的留言悼念。

  追悼会那天,寒风凌冽,细雨绵绵,送别的人们早早的来到简易的灵堂,看着平日里热情四溢的张维康静静地躺在那里,大家流下了热泪,注视着送他最后一程。

用敬业和奉献,拓展生命的宽度和厚度

  人生的意义,不在于生命的长短,而在于生命的宽度和厚度。张维康常说:“只要我还有可以付出的,我就会无悔的献出我的全部。”他的字典里,“工作”二字最重。

  2000年,正逢赤山监狱工作转型期。作为赤山监狱相关工作的拓荒者,张维康面临着巨大的压力,那段日子,张维康像拼命三郎一般没日没夜的工作。多少个休息日,他独自坐在监区,认真研究工作流程;多少个夜晚,他独坐在办公桌前,一次又一次修改工作方案。在他的努力下,各项工作逐步走向正轨。

  在法制科工作的2年里,张维康接待并依法处理了多起信访事件。

  2016年,面对一起职工追讨十年前事故赔偿的上访案件,张维康提出要转变工作思路,化防为疏,引导和帮助当事人按程序依法对赔偿进行申诉。

  他多次走访了解案情细节,通过真诚的谈话帮助当事人纾解抵触情绪,与法院反复沟通协调,据理力争,依法维权。

  经过两个多月的不懈努力,当事人终于领到了法院的赔偿款,这起近十年的信访积案最终成功化解,当事人感激不已,送来“敬业守正、为民解忧”的锦旗。

  2016年8月,张维康任政治处副主任,政治处的工作点多面广,事多尺严。其中,警务督查一直是一个“得罪人”、“不讨好”的工作,也是一个抹不开情面、碍不下面子的工作。张维康用一把尺子量到底,甘心当黑脸包公。他常常跟负责考核扣分的同志说:如果有警察甚至领导找你解释、说情,你不要不好意思扣分,可以直接让他们给我打电话,考核的标准放低、尺度不严,警务督查便会失去作用,政治处带队伍就失去威信。越是恶劣的天气,越能够看到他站在监管区大门口检查上班迟到的人,越是节假日前夕,他越是检查每日的上下班考勤。他也时常如春风般温暖,他时常说要鼓励年轻人,因为年轻人有才华、有热情、有干劲,是监狱工作发展的未来和希望。他号召其他同事一起关心因多次竞选未成而导致情绪波动、走入思想误区、行为偏激的警察,安排大家轮流跟他们聊天谈心,帮他们解决生活上的困难,甚至主动为他们换班,让他们休假调整心态,使他们重新感受到组织的温暖。

  监狱的同事回忆说:在监区长岗位工作时,张维康十分关心服刑人员,常常自掏腰包,给出狱新生的“三无人员”回家的路费。他从不放弃任何不安心改造的服刑人员,一次又一次的找他们谈心谈话,安排亲情帮教,化解与亲人之间的隔阂,帮助其打开心结,树立生活的信心,积极主动改造,重获新生。

没来得及告别,有许多未了的牵挂

  张维康昏迷期间,每一次亲朋好友呼喊,都能从监测仪器上看到他的心跳明显加速,他自己也在努力地醒来。是啊!他还有太多的牵挂。

  他牵挂自己热爱了一辈子的工作。病发的第二天,妹妹去他家中收拾一些生活必需品去医院,家里的餐桌上还放着他草拟的值班备勤模式方案。正是值班备勤模式调整的关键时期,那几天,妻子从女儿学校回到了家里,他却没有问过一句关于女儿的学习的话,都是在跟妻子聊工作上的事,在琢磨值班备勤模式如何调整。

  他牵挂80多岁的双亲。父母年纪大了,身体不好,他又是家里的主心骨,不管多忙,加班到多晚,他每天都会到父母家里看看,才能心安地回自己家,父母也早已习惯了他撑起的这片天。

  他牵挂娇弱的妻子。妻子几乎每天会在休息时间给他打个电话嘘寒问暖,病发的前一天晚上,他特意交待妻子,第二天要陪同督查组进监管区,手机没带,就不要联系了。这句话竟成了他和妻子的永别。

  妻子家里家外操持,支持他一心扑到工作上,昏迷的那段时间,妻子说:哪怕是成为植物人,她也愿意照顾一辈子,只要能看到他,她就有精神力量。妻子的情深义重,他还是辜负了。

  他牵挂未成年的女儿。女儿上高三,处在人生的重要转折点。从出生到长大,生命中缺少了许多父亲本应参与的画面。他曾经内疚的对妻子说:现在只能辛苦你照顾女儿的生活和学习了,等女儿长大了,我再和她好好谈谈,我相信女儿会理解父亲的。”可是,等到女儿能理解他了,他却失约了。

他未走远,只是长眠

  张维康的离开,太突然。家人不相信他真的走了,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。同事看到张维康办公室的遗物,共事多年的点点滴滴仿佛还在眼前。

  他信念坚定、对党忠诚的政治品格还在;

  他夙夜在公、鞠躬尽瘁的高贵品质还在;

  他心系群众、真情为民的公仆情怀还在;

  他敢于担当、勇于作为的奋斗精神还在;

  他善良正直、热情真诚的大爱之心还在。

  张维康的一生,没有惊天动地的丰功伟绩,没有戎马一生的豪言壮语,却是踏踏实实、兢兢业业,逐年累月、默默耕耘,大事难事,奋然为之。他的生命,绚丽燃放,诠释了共产党员的先锋本色,铸就了人民警察的赤胆忠魂。

  他不会走远,他只是长眠。

  (赤山监狱)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