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政府网 | 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 | 湖南省人民政府网

别梦湘疆缘

湖南省监狱管理局 发布时间:2019-01-09 【字体:

  冬日的巩乃斯河,涓流潺潺,温文婉约,看着它便令我想起家乡气吞云梦的八百里洞庭。一别故土,已逾二月,我的心系于北疆,而梦里仍无忘江南。

  也许冥冥中,我与新疆是有缘的。或者可以说,我的家乡和我的家族与新疆是有缘的。虽然天山与洞庭隔着八千里路云和月,但传承至今的渊源,却让我一直心向往之牵挂之。

  这份缘,始于一个“茶”字。我的老家自古盛产茶叶,是湘鄂边界以茶贸闻名遐迩的明清古镇。元明清以来,两湖砖茶广为行销蒙藏疆,甚至远至俄罗斯东欧,成为响亮的“中国名片”。而茶马古道的一个重要起点,就是这个名叫聂市的小镇,它为此曾被央视《远方的家》等栏目报道。

  幼时,我曾在长辈携扶下于古镇石板路上蹒跚学步。仄仄的小巷一侧,是流注于长江的小河,依河而筑的皆是徽派青砖建筑和木制吊脚楼。老人们说古,常津津乐道于当初此地茶叶贸易繁盛之状。忆往昔,古镇商铺林立、人流如织,喊价声、谈笑声、吟唱声,南北口音交错起伏。箩筐里堆积如山的茶叶,在脚夫的竹木扁担两头颤颤悠悠。粼粼波光中满载茶砖的小舟,穿梭过斑驳的树影,从小河入长江溯汉江,以大车进山陕甘青,一路风尘驰向西北边疆。清末山西乔致庸,便是从此间贩茶起步成为巨富的。驼铃声声,串成一带一路回响至今的辉煌,而今,古镇已然破败,驿路车辙依然。以至于前段日子,我在北疆小县一个超市突兀见到产自老家永巨茶厂的“川”字牌砖茶时,那份激动和自豪溢于心头,湘疆两地自古相联相系的亲切感油然而生。

  这份缘,继于一个“情”字。我的家族有多人曾在新疆生活工作过,尤其是我小时就参军去新疆的堂叔,让我内心始终有份神秘感和尊崇感。直到他十余年后军装笔挺携妻带女回乡探亲,才约略知道他的故事和那遥远神秘的地方。堂叔年轻便在伊犁服役多年,许是伊犁河谷的温润和美丽,激发了他的灵感,开始笔耕不掇终有大成。后来,他调到新疆军区政治部工作,其间有幸结识“西部歌王”王洛宾,来往连年,结下深厚友谊。1996年王洛宾逝世后,他饱含深情写下长篇追忆文章。而我,也是通过王洛宾的歌和他的文章,对新疆有了朦胧的好奇与兴趣。

  在新疆工作近20年后,堂叔转业回到洞庭之滨,但仍情系第二故乡,常与我念叨新疆往事。某年他按捺不住思念之情回疆访友探旧,回来后,兴致勃勃在报上刊发一整版描写新疆大美和故友热情的文字,再次勾起我对那块神秘热土的无边向往。我也曾想像他一样身披戎装为国戍疆,但惜乎机缘不合,难以圆梦。出于对制服的热爱,我当了警察,也是因为身着藏青蓝,让我有了圆梦赴疆的机会。2011年,我跟随省局调研组到新疆进行监狱企业工作考察调研。见识了乌鲁木齐监狱城的宏大,见识了新疆监狱企业的辉煌,见识了新疆各族人民艰苦奋斗创造的奇迹,见识了新疆广袤大地之壮美,也明白了堂叔为何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。一别新疆,我竟然也时常忆起那段日子。

  可惜的是,堂叔今年因意外离世,我因公未能赶回家乡送他最后一程,引为一憾。也许,那份沉淀已久的向往、回忆和眷恋,以及对堂叔的怀念,都成为我志愿来到北疆支援工作的重要原因。我想在他战斗过的地方,感受他的气息,留下家族新的脚印,告慰他在天之灵。

  脚下这方沃土,曾回响着民族英雄林左二公为国请战的呐喊,镌刻着无数湘军勇士复疆保土的雄姿,凝结着千万仁人志士奋斗报国的鲜血和汗水,也汇聚起新疆各族人民维护统一、团结奋进、共图复兴的“中国梦”。

  作为新一代湖湘儿女,我辈有缘延续先人脚步,再引“湘风”出玉关。使命神圣,责任光荣,我们唯有继续先烈的遗志,传承先辈的精神,誓同境外反动势力和“三股势力”作坚决斗争,世世代代把这片疆土守下去,把这份民族情缘沿袭下去,让我们的新疆,我们的祖国,更稳,更美,更好。

  (来源:新湖南  作者:局政治部谢军)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