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政府网 | 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 | 湖南省人民政府网

【离监探亲】浪子回头亲犹在 洗心革面再出发

湖南省监狱管理局 发布时间:2019-02-12 16:02 【字体:

 

  2012年,杨柏峰因盗窃罪获刑11年,同年被湖南省怀化监狱收监,因服刑期间各方面表现较好,依法减刑1年7个月,尚余2年刑期。根据司法部和省司法厅、监狱管理局统一部署,湖南省怀化监狱启动2019年春节服刑人员离监探亲工作。经严格筛选,杨柏峰成为“千里挑一”的幸运儿。今年春节,他终于可以走出高墙,回到家中与父母兄姐团聚了。

  虽然已经准备了很久,当监狱铁门缓缓打开、七十岁的老母亲就在眼前时,离监探亲的杨柏峰还是一句囫囵话也没说出来,只喊了两声“姆妈”,便泣不成声,跪倒在母亲面前。时隔7年,骨肉重聚,在场者无不动容。这一次,他们中间没有了铁丝网、玻璃墙,杨柏峰可以清晰地感受到,纵使多了许多皱纹,母亲的双手依然温暖。

  团圆

  来接杨柏峰的是他的母亲和哥哥。本来,杨母今年是打算在郑州的女儿女婿家过年的,因为担心春运票不好买,早早地就去了郑州。年前,杨柏峰给哥哥打电话说有可能回来过年时,专门嘱咐过,等定下来再告诉老人。“毕竟概率太小,我也怕老人失望难过。”杨柏峰哥哥说:“直到腊月最后几天,监狱领导亲口跟我说确定无疑了,我才敢给老太太打电话。”

  老太太得知小儿子要回来,立马让女儿买了回乡的火车票,刚下火车就跟大儿子到监狱接人,一定要在第一时间看到杨柏峰。老太太身体不好,又有晕车的毛病,回家路上吐了好几次,一路都靠在小儿子肩上。

  杨柏峰的父亲长期下地劳作,落下了风湿的毛病,上了年纪后四肢关节都有些变形,走路很艰难。大年三十这天,早早地就把大儿子打发出去接人,自己一个人在家杀鸡宰鹅,准备好团圆饭,然后拿碗盖住、温在锅里,自己拄着拐棍坐在堂屋门口等儿子回家。杨柏峰进门第一眼看到父亲,眼泪又止不住留了下来,“扑通”跪倒在地:“爸爸,您怎么老了这么多!爸爸,真对不起!”

  杨柏峰的哥哥是家里的顶梁柱,自从杨柏峰进了监狱,他就扛起了家庭重担。一边忙县城的工作,一边顾乡下的老人,另外还要经常到监狱探望弟弟。这次弟弟离监探亲,也是他忙前忙后张罗。如今一家人终于坐在一起,这个坚强的湘西汉子也不禁几度哽咽,他话不多,只是反复说:“回来就好!”

  远处田埂上,鞭炮声越来越密集,那是各家各户团圆饭开席的信号。嬉戏的孩童们各自奔家,急切地数着桌上有几个大菜。可能要多年以后,孩子们才会明白,对年夜饭来说,“有几个人”远比“有几个菜”重要。

  饭桌上,杨柏峰不断地给父母兄长夹菜。“今年春节最开心”,杨柏峰的姆妈说,以往逢年过节,杨柏峰在家总呆不住,这7年杨柏峰不在,团圆饭食而无味。“这桌年夜饭,吃到嘴里格外热乎、舒坦”,不善言辞的杨父更是喜上眉梢。

  光阴

  杨柏峰家庭条件不算困难,作为家中“幺儿”,杨柏峰的成长中多了一分骄纵,与沉稳持重的大哥迥然不同。由于交友不慎、律己不严,2012年,杨柏峰因连续多次盗窃,且数额特别巨大,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,为自己的犯罪行为付出了惨重代价,同时也让身后的家庭陷入困境。

  一入高墙岁月催。杨柏峰今年40岁,儿时的玩伴现在多已成家,各有自己的事业,上奉双亲、下养子女,而他却在迷途中蹉跎了岁月。“一切都不一样了!”杨柏峰感慨。

  这次哥哥来接他,是自己开车来的。走出监狱大门,直达县城的高速、鳞次栉比的高楼、川流不息的车辆……一切都让杨柏峰感到陌生。通往村里的路也是新修的扶贫路,虽然不宽,但很平整,在山脊间蜿蜒盘绕,把大山里一个个村落像珍珠一样串联起来。几十里山路,车行不过二十分钟,远不是当年他离开家时徒步翻山涉水可比。

  家里的房子去年也由乡里帮着翻新了。从外看去,青木黑瓦、古色古香,还是湘西木屋的风貌;走进其间,又有了各式电器和自来水,已有了现代生活的气息。当然,他的房间依然没变,纵然离家数年,父母依然为他保留着家里的位置。

  监狱内外,就像两个时空。对服刑人员来说,最怕的就是收到亲人去世的消息。子欲养而亲不待,一墙之外、阴阳两隔,每次看到身边这样的例子,杨柏峰就特别揪心:“好在父母他们都还在,我还有机会弥补、尽孝!”

  前路

  大年初二清早,杨柏峰早早起床,把屋前屋后打扫得干干净净。下午就要回监狱了,他想尽量帮父母做点事情,以弥补下这么多年的亏欠。

  下午5点30分,杨柏峰在母亲、哥哥的陪同下准时回到监狱。“姆妈,你多保重身体啊!哥哥,你要照顾好爸爸!过不多久我就回来了,你们放心!”同三天前相比,杨柏峰的神情中少了一丝伤感,多了一份坚定。

  “回去一趟,想明白了很多事!”汇报探亲情况时,杨柏峰跟监狱长刘春宇说:“家里人怕我难受,对过去的事(犯罪)一句都不提,也不骂我。可越是这样,我越难受!怎么可能不想,晚上睡觉都在想!”

  在离监探亲感受分享会上,他这样总结:“一个是恨自己傻。这次回去,村里路也有了、房也修了、车也多了,那些肯做事的,家家都挺富裕。7年啊!有多少钱我挣不回来?非要去偷去盗?一个是谢亲人恩。我自己混蛋,还害得他们丢人现眼、操心伤心。别人40岁都是家里顶梁柱,而我却还在拖家里后腿!他们不怪我,我自己心里却不能不知恩感恩。一个是想早点回。最对不起的就是父母!都七十多了,身体一天不如一天。我这次回去,爸爸连路都快走不动了,他们还有几个7年?我现在就想好好改造,争取早日减刑假释。”

  浪子回头金不换。回家路上,杨柏峰曾跟哥哥开玩笑:“外面变化太大了!要让我自己走,肯定连家都找不到!”现在,我们可以相信,以后不管走到哪里,他都能找到家的方向,再也不会迷失。 

  (为保护当事人隐私,文中使用均为化名。)

  (怀化监狱)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