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政府网 | 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 | 湖南省人民政府网

【离监探亲记】你表现好,爸爸就会早点回来

湖南省监狱管理局 发布时间:2018-04-12 【字体:
 

    2018年4月5日,春雨微寒,除了是清明节,对赤山监狱服刑人员姚自新(化名)来说更是一个特殊的日子。时隔6年多,他第一次踏出了监狱的大门。3天离监探亲的机会,姚自新终于能实现儿子的愿望。

  “外婆,这真的是我爸爸吗?”得到肯定的回答,小宝开心得在客厅里跑了起来。“爸爸,我真的好想你。”这是9岁的姚小宝,第一次和爸爸视频。如果不是客厅里那张婚纱照,或许小宝早就忘了爸爸的模样。

    手机另一端,姚自新眼也不眨地盯着视频里的儿子,脸上满是笑意和温柔。

    “这一刻,有欢喜有忐忑。”得知可以回家后,姚自新几乎夜夜未眠。“渴望见到家人,又害怕不被接纳。”

  2012年,时年36岁的姚自新,因虚开增值税发票被判有期徒刑10年。当时只有2岁多的小宝,还不知道家里的巨变,只知道自那以后爸爸就去了很远的地方。也是从那年起,小宝的每个生日愿望都是希望见到爸爸。 

9扇门外的守候

  从宿舍到监狱大门需走过9扇门。短短几分钟的路程,姚自新走了1小时。每一秒,姚自新都过得煎熬又兴奋。

  8点30分,监狱大门缓缓打开。一直咬着牙强忍着泪水的姚自新,跑向了门口打着伞、不时朝里看的妻子李香(化名)。

  “老婆,你辛苦了。”两人紧紧相拥。姚自新接过妻子的书包,右手牵起妻子的左手,向包教警察谌小平连声道谢后,走上了回家的路。从监狱门口到马路边的这条小道,李香并不陌生。每年两次探监,这条路她曾哭着走过十几次,只是这一次,她不再是一个人。

  “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情,第一次接到警官的电话,我一脸懵。”李香笑着说以为是诈骗电话。挂断电话后,李香立马上网查询相关信息,发现这真的是国家的一项新政策,过年期间已经有人回家了。接下来的半个月,李香接到了几十个监狱打来的电话。询问家庭情况,填写探亲资料,在派出所办接收证明等等。每来一次电话,李香的心中就翻起一次波浪。

  4月4日,李香早早出发来到赤山。晚上10点35分,确认好第二天的离监工作,刚下班的狱政科科长李学文立马赶到李香留宿的宾馆,再次强调注意事项和回监时间。“其实很简单,你们注意一下,放宽心就好。”

900多张儿子的照片

  伴随着雨滴落在伞上的声音,李香用轻柔的语调和丈夫说着家里的事情。姚自新搂着妻子,默默听着,把伞偏向老婆一边,自己的左肩完全暴露在了雨中。

  等车的过程中,儿子小宝打来视频电话。看着手机里的儿子,听着儿子童真的话语,姚自新五味杂陈。 

  上车后,妻子打开相册,兴奋地向丈夫介绍900多张相片中儿子的成长故事。“这是他去学游泳”“这是我们第一次走到橘子洲头”“这次他不听话,我罚他做了10个俯卧撑。”一路上,姚自新握着妻子的手,认真地倾听妻子的每一句话,仔细看着每一张照片。 

  节假日的高速公路堵是常事,渐渐的,妻子抵挡不住困意,靠在姚自新的肩膀上睡着了。而前一晚,借着走廊灯光看了一整夜书的姚自新,3个多小时,始终坐得笔直,望着前方。

  12点47分,车子驶入长沙收费站,看似平静的姚自新开始不停地扣着背包上的带子,显露出不安。

  终于到达市区,根据要求,姚自新和妻子先来到社区派出所报到。由于了解相关情况的民警已经放假,交接出现了问题。焦急不已的李香立马给谌小平打电话。“别急,我们来沟通。”20分钟后,交接完成。 

“我是不是10岁了”

  “妈妈,生日愿望是骗人的,根本不会实现,我每年的生日都是同一个愿望,但爸爸还是没有回来。”“爸爸其实特别想回来看我们,但是我们家条件不好,读书也要花钱,爸爸只能在外面工作。等你10岁的时候爸爸就会回来了。”这段对话,时常发生在姚自新家中。

  6年来,李香用了无数的理由安慰,做了无数个未知的承诺。

  4月2日,李香再次接到了监狱警察的电话。许久才反应过来的李香,迫不及待的把好消息告诉给了儿子。 “外婆,我是不是已经10岁了。所以爸爸回来了。”得知爸爸要回来,小宝不停念叨。 

  “叮咚叮咚。”门铃声一响,跟爷爷在家等待的小宝,迅速打开门,冲到姚自新怀里。“爸爸,你好像有点变了。” “爸爸,你永远回来了吗?”顾不上回答儿子的“十万个为什么”,姚自新放下行李,紧紧抱着儿子在客厅转了5圈。放下后,姚自新立马跟儿子比起了身高 。“印象中的儿子上楼都需要抱,现在已经1米4了。如果不是这次出来见到他,估计认不出来了。” 

  “爸爸,你过来,我给你看一个东西。”妻子和父亲忙着去厨房做饭,小宝拉着姚自新来到卧室。看着儿子从箱子里拿出一个炮杆、车身都已破了的玩具坦克,姚自新红了眼眶。这是儿子2岁时,他送给儿子的礼物。这么多年,儿子一直当作最珍爱的东西保护。 

  看着外孙和女婿玩闹,一直带着小宝的外婆,心酸又开心。为了求菩萨让爸爸快回来,香灰掉到了手上烫起了水泡,小宝也不肯放手。“现在好了,他终于见到爸爸了。”

  逛街,看电影,逛书店,捉迷藏,去儿子同学家看他们排练节目,姚自新陪着儿子做了儿子所有想做的事。本以为会激动得睡不着觉,这两夜他却睡得格外安稳。 

79平方家的渴望

  “家里的灶台、洗衣机、电视机换了。”姚自新仔细地看着家里的每个角落,79个平方的空间里,依旧是他熟悉的样子。“长沙的变化太大了,在家才有熟悉的感觉。”

  在家里走了一圈,姚自新和从宁乡赶来的父亲,聊起家里的情况。父亲慢慢地说着面临的问题,询问儿子的意见。在他眼中,姚自新依然是那个可靠的大儿子。

  “姐夫,你回来啦。”“姚自新,一点都没变啊。”听说姚自新回来的消息,亲戚朋友都来探望。“姐夫,现在政策好,你争取早点出来,我姐和小宝需要你。” 

  “我知道妻子的性格,虽然没有说,她肯定经常一个人流泪。我很自责很内疚,但我现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努力早点回来,弥补亲人。”姚自新说,在监狱无数个失眠的夜晚,他都在流泪后悔。 

  作为90年代的大专生,姚自新一直是班上的第一名,也有一份不错的工作。“如果我没做错事,现在一定是一个幸福家庭,妻子贤惠,儿子可爱。”

  姚自新告诉记者,现在,他慢慢学会控制自己不去想过去和如果,因为他知道,现在和未来更重要。他要早点出来给妻儿一个幸福的家。

力争倒计时 309天

  “离监之前最怕孩子跟我有隔阂。没想到他这么黏我,这么开朗。现在我已经放心了,只想好好抓住最后一次减刑的机会。”4月7日,是返回监狱的日子,姚自新早早的起床,打开电脑查看万年历,“我算了一下,如果减刑9个月,还有309天就可以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谌小平介绍,根据相关规定,今年6月,姚自新还可以有一次减刑机会。

  要求下午4点必须回监狱报到,为了防止堵车迟到。10点半,姚自新给谌小平打完电话汇报后,就准备返回监狱。“爸爸又要出去工作了,你作为家里唯一的男子汉,一定要照顾好妈妈。如果你表现得好,爸爸就会早点回来。”临走前,姚自新摸着儿子的头,一再交代。 

  去社区派出所办完手续,姚自新在妻子的陪同下赶回赤山。相比于来时的拘束,这时的姚自新显得轻松很多。车子路过湘江边时,他主动和妻子说起以前看烟花的趣事。

  回程的路似乎变近了,上了高速,李香静静地靠在丈夫的肩头,两人都不再说话,双手依旧紧紧握着。 

  下午1点,姚自新回到赤山岛,得到消息赶来的谌小平,问起他回家的情况、现在的心情。“现在的我很平静,知道自己要做什么,回去后好好准备成人自考,争取加分减刑。”

  19点06分,返回长沙的客车上,李香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“短暂的相聚又离别,是为了下一次更好的重逢。”

  

 (来源:法制周报)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