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政府网 | 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 | 湖南省人民政府网

【离监探亲记】我还年轻 重新来过

湖南省监狱管理局 发布时间:2018-04-12 【字体:

    2018年4月5日中午12点,赤山监狱服刑人员阮自正(化名)回到阔别已久的家,一下车便直奔里屋,和母亲紧紧拥抱在一起,久久不肯松开。

    母亲边哭边用拳头捶打着儿子的后背,阮自正没吭声,任凭眼泪往外淌。

    作为一名赤山监狱的在押服刑人员,原本在有4个月才能出狱。但随着监狱开展在押罪犯离监探亲工作,重聚提前了。

    “外面的世界变化太大了,我与社会严重脱轨了,万幸的是我还年轻,出狱后先好好学习和适应社会,再努力挣钱。”未满30岁的阮自正对法制周报记者说,已经为快出狱的自己做好了规划,没有过多的沮丧和忧虑。

回家路

    2018年4月5日,是阮自正离监探亲的日子。

    他的父亲阮志华(化名)头天晚上便在监狱附近的宾馆住下了,早上4点,再也睡不着,他干脆起床,在房间里来回踱步,几乎不说话,抽烟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天刚亮,他已经在监狱门口守候,一个半小时里,把身上携带的一包香烟全部抽光。

    早上8点,阮自正换上阮志华早前送来的衣服和鞋子。上衣和牛仔裤虽然旧,但洗得很干净,这是阮自正8年前的衣服。鞋子是母亲黄娟(化名)花了149元特意为他买的。

    一切准备就绪,十监区包教警察邓博文带他来到监狱大门。监狱大门才打开了两人宽,阮自正一个箭步冲过去,抱住在外久等的父亲,两人眼眶里泛着泪光。

    离开监狱不到半小时,阮自正开始晕车,两个半小时的车程,吐了3次。

    车开至县城的市中心一条主干道上时,阮自正没有认出这条曾经熟悉的路。“他在里面关太久了,这些年整个社会都变化大,何况是一条路。”随车的朋友李某感叹着。

    阮自正跟朋友们的交流不多,他们聊的微信朋友圈、网红、抖音,阮自正根本听不懂。

    入狱之前,阮自正用的还是按键的诺基亚手机,现在阮自正不会用触屏的智能手机,更不会使用各种手机软件。

往事不堪回首

    时间回溯到10年前,阮自正一家人经营了小快餐店,虽然挣钱不多,日子还过的去。

    一场车祸打破了安稳的日子。父母都伤得不轻,花光了积蓄,让阮自正压力倍增,铤而走险,走上了犯罪的道路。

   当年的6月5日,阮自正与认识并不久的邱某一起抢劫了300元现金。6月7日,阮自正又与同伙邱某一起抢劫了800元现金、3部手机及一辆捷达轿车。6月10日,阮自正在县城的出租屋里被警方抓获。11月25日,阮自正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,剥夺政治权利1年,并处罚金1万元。

减刑

    服刑期间,阮自正积极改造,态度端正,三次获减刑。“我很后悔,当时的自己太蠢了。”对于8年前的罪行,阮自正不想多说,只是懊悔地摇着头。

    得知阮自正清明节回家探亲,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居李某感到很意外:“现在国家有这么好的政策了?”

    “机会很难得,很感谢监狱对我的改造和信任。”阮自正发自肺腑地说。

    李某感觉到阮自正脱离社会太久,希望阮自正出狱后好好学习和适应社会,再想办法生存下去。

    同阮自正年龄相仿的李某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。“如果阮自正不出事的话,应该跟我差不多进度了,现在明显落后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阮自正入狱之前谈过一个女朋友,两人谈了一年,感情稳定。警方抓获阮自正后,女朋友去家里看过两次阮自正的父母,打过几次电话,后来再也没联系了。

恍惚的母亲

    知道儿子要回来,黄娟一大早忙着为午餐做准备,可炒菜时候总跑神,重复放盐。

    黄娟做了8个菜,有腊鱼、腊肉、鸡块、香干等。可能是晕车不舒服的缘故,阮自正未吃完一碗米饭。

    “今天做的菜不好吃,好几个菜都太咸了。”黄娟边解释边不好意思地笑着,难掩心中的激动。

爷爷生前最疼阮自正这个唯一的孙子,两年前爷爷去世,父母怕影响他在监狱的心情和表现,一直瞒着他。后来,阮自正从老乡那得知噩耗,没能给爷爷送终给阮自正留下了终生遗憾。

    回家探亲第一天,阮自正在父母的陪同下来到爷爷的坟前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回来看你了。”阮自正跪在坟前,强忍的泪水还是流出来了。

“舍不得睡觉”

    4月7日这天,阮自正要返回监狱。

    “他在家这几天表现很好。”黄娟说起这几天儿子在家的表现,一脸欣慰。

    “为了以后成千上万的服刑人员有机会回家探亲,一定要遵守纪律和规定。”阮自正谨记监狱长的嘱咐和监狱的规定,每天定期汇报情况,到镇上的派出所报

    “他在家第一天晚上几乎没睡,第二天晚上熬到凌晨两三点才睡。”黄娟告诉记者,儿子这两天吃的少,睡的少,看着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“在家时间有限,我舍不得睡觉,感觉睡觉好浪费时间。”阮自正解释。

    至于吃得少,他觉得可能是因为太激动了,加上不太适应,所以没什么胃口。

提前返回监狱

    上午9点,离阮自正返回监狱的出发时间还有一小时,阮自正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黄娟进去道别。“回去要继续好好改造,早点回来。”黄娟边说边抱着儿子哭。

    “妈,别哭了,我会好好表现的,很快就能回来了。”阮自正本想哄母亲的,自己也泣不成声了。

    “你快走,有我在,放心吧。”阮志华一边尽力抱着近乎崩溃的妻子,一边叫儿子赶快走。看到这一幕,在场的人都湿了眼眶。

    阮自正过来抱了抱摊在地上大哭的母亲,红着眼睛上了车。

    阮自正要在下午4点前返回监狱报到。从中午12点到下午3点半,邓博文给随行的记者打了4个电话讯问阮自正到哪里了,生怕他迟到了。

    回到监狱,阮自正换好囚服踏进监区,他看上去精神抖擞,一点都不像3天没吃好睡好的人。

    谈到下半年出狱后的规划和想法,阮自正表示,出狱后不会着急找对象,想先学习和适应社会,再做他的老本行餐饮业,赚钱养活自己和父母。

“我还年轻,重新来过。”阮自正微笑着对随行记者说。

(来源:法制周报)

   

分享到: